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信息 - 法治论坛 - 举案说法
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为何频遭诉讼
来源: 法制周末    2010/05/04    编辑 :佚名   人气:6011
 
 

 

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中国上市公司遭遇集团诉讼的比率也不断增加。在美国,适用于上市公司的监管法规多而细,使得中国企业稍不留神,就可能触犯井绳。而这背后推动集团诉讼率上升的另一只手,则是美国律师事务所的利益追逐:因为打集团诉讼案官司,如果成功,不但能够获得可观收益,并且能扩大律师事务所的影响力

法治周末记者 王婧

 

近日,福麟珠宝相关负责人向媒体正式宣布,福麟珠宝在美国或将遭遇集团诉讼,而公司已将此事交给专业律师处理。

据记者了解,福麟珠宝遭遇集团诉讼,是由于3月底发布的一份公告。该公告称,本应在3月31日之前公布的该公司2009年度财报,由于审计、财务等问题,暂时无法披露,并且公司2009年前三个季度的财务数字需重新审核。

此公告一出,无疑将会对美国投资者造成一定的影响。美国一家名为肯德律师集团(KendallLawGroup)的机构开始对福麟珠宝展开调查,并且呼吁美国福麟珠宝的股东对其提起集团诉讼。

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遭遇集团诉讼,已并非个案。

在美国,和福麟珠宝遭遇相似的中国公司并不在少数。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选择赴美上市,遭遇集团诉讼的中国上市公司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涉诉企业数量递增

中国企业在美国IPO(首次公开募股)遭遇集团诉讼的案例并不新鲜。

新浪、前程无忧、中航油、UT斯达康,这些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都曾遭遇过美国律师的诉讼官司。

更有甚者,在美国,对前程无忧提起集团诉讼的律师事务所高达11家;对UT斯达康提起集团诉讼的美国律师事务所则有6家。如此来势汹汹的集团诉讼,在国内十分罕见。

而导致这些国内企业遭遇美国诉讼的原因也不一而同:前程无忧被指控的焦点在于,前程无忧及数名高管没有向投资者们如实披露自己的市场业绩与市场预期,涉嫌证券欺诈和误导投资者;UT斯达康则涉嫌违反了美国联邦证券法,涉嫌发布虚假的误导性信息,从而导致公司的市值被人为抬高。

“可以看到中国企业在美国的证券市场上遭遇诉讼,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可能成为导火索,中国企业要十分小心谨慎才可以避免麻烦。”长期参与国际诉讼的中国及美国纽约州执业律师冉瑞雪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据记者了解,截至2009年底,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中国上市企业有52家,纳斯达克交易所为124家,美国证券交易所为8家。另据摩根大通美国存托证券(ADR)数据库,中国在美国OTC(overthecoanter柜台交易)上市的企业约有100家。

但是,在这几百家上市企业中,已经有几十家中国企业遭遇了集团诉讼。据记者了解,每年这一数字还在增长。

美富律师事务所的法律专家GeoffSant认为,由于中国在美国上市的企业越来越多,被股东告的公司也越来越多。而且,中国公司被告的比例远远大于其他国家公司的比例。在2002年到2006年的五年内,只有6个中国上市公司被股东控告,而在2007年至少有10个公司被股东控告。此后每一年都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越来越多,但是涉及诉讼的中国企业的增长速度十分惊人。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最新消息,目前又有16家中国企业在美面临集团诉讼,中国成为近期以来,企业在美发行IPO遭遇诉讼最多的国家。

监管法律严苛

据记者了解,与中国的股票发行制度实行核准制不同,美国的

IPO实行注册制。只要证券发行人向证券监管部门———美国证监会(SEC)提交的注册文件满足法定的条件,就可以向公众发行证券,并依据各证券交易所的上市规则在各交易所上市交易。

在这种制度下,美国证监会的职责是审查证券发行人披露信息是否符合法定要求,而并不对证券发行人以及证券本身做实质性判断。投资者则在公开披露的信息基础上作出自己的理性判断,投资风险自担。而证券发行人仅仅对其公开披露信息中的不实陈述所导致的投资者损失承担法律责任,并不对因投资者自身投资失误或者因不实陈述以外的原因导致的损失承担法律责任。

这种发行制度的核心是“完全信息披露”,对证券发行人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和要求非常高。依据相关法律,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不能有遗漏,不能有错误,不能有虚假陈述”。一旦在信息披露方面有疏漏,上市公司就可能遭遇到股民的起诉。

“在美国,有一套十分完备的适用于上市公司的法律体系。特别是在安然事件后,为了保护投资者的利益,美国颁布了对上市公司极为严苛的“萨班斯法案”,这一法案在诸多层面对上市公司有所要求。并且对于在美国上市的外国企业也适用。”证券律师刘剑说。

1929年股灾后,美国政府相继颁布了《1933年证券法》和《1934年证券交易法》,对证券欺诈行为进行严格的法律规制。除两大基本法律外,还拥有专门针对证券诉讼的《1995年证券诉讼改革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

据记者了解,2002年颁行的萨班斯法案,要求凡是销售收入在5亿元以上的、在美国上市的外国公司,都必须执行该法案。

而在“萨班斯法案”中,404条款被公认为是企业最难达到的要求。

“该条款要求上市公司必须在年报中提供内部控制报告和内部控制评价报告;上市公司的管理层和注册会计师都需要对企业的内部控制系统作出评价,注册会计师还必须对公司管理层评估过程以及内控系统结论进行相应的检查并出具正式意见。显然,404条款对于公司内部控制情况作出严厉要求是为了使得公众更易于察觉到公司的欺诈行为,并确保公司财务报告的可靠性。而上市公司为了遵循该条款将付出沉重的代价,包括大量的时间、人力和财力的投入。”刘剑表示。

除此之外,美国监管法规之多、之细,使得中国企业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触犯井绳。刘剑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首次公开发行的环节就存在招股书包含不当陈述、遗漏、误导、IPO定价不当、重要信息泄露等可能引发诉讼的风险。上市后,公司还可能因为股价下跌、未达到盈利预期、财务报表失真、重大实践披露不当而成为被告。

律师频繁发难

除了法律的严苛外,诉讼带来的金钱收益也十分可观。

据记者了解,按照美国法律规定,集团诉讼案只要胜诉,任何集团诉讼所包括的受害者均可依据同一判决,在特定的时间内向公司提出索赔,索赔金额往往非常巨大。

有数据显示,美国是诉讼频发的国家,政府出于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倾向于对上市公司可能出现的违规操作,给予法律制裁。迄今为止,约18.4%的美国上市公司被诉,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被诉比例也高达14%。

“与中国的证券市场有点不一样,在美国,有一些律师事务所专门代理集团诉讼。”冉瑞雪表示。这类律师事务所往往与当事人达成风险代理协议,如果打赢官司则按比例分配利润,如果输了则分文不取。

律师事务所之所以乐意为之,是因为打这样的官司,不但能够获得可观的收益,并且还能够扩大律师事务所的影响力。“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在同一个案件中,往往有好几家律师事务所提起诉讼。”冉瑞雪说。

《福布斯》杂志也曾评选一家名为MilbergWeiss的律师事务所为“集团诉讼先生”。这家律师事务所已经让美国公司赔出了300亿美元。最著名的一役是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MilbergWeiss让25家最大的保险公司因误导性销售技巧而付出了难以想象的100亿美元。现在,包括加拿大帝国银行、诺基亚、北电网络和壳牌石油等多家知名企业都被它告上了法庭。

刘剑表示,在十几年前,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不多,成为被告的也很少。而且当时很多美国律师事务所并不看好打中国企业的官司。现在,随着中国概念股登陆美国市场,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都具有了越来越强的国际竞争力。美国企业也将中国企业看作了平等的竞争对手,自然提高了对中国公司的要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也甚至在中国设立了办事处,与中国政府一起开发中国市场。

冉瑞雪也关注到,有些中国企业在赴美上市前夕,就已经遭遇知识产权诉讼威胁。这样的威胁既有法律上的考量,也是企业间竞争的一种战略。

 

网友评论:【共 0 条评论】
昵称: